彼岸繁花如梦

盗笔,我还能再爱十年
虫师,我还能再爱十年
全职……好吧我承认不一定还有十年
但我希望我还能记得我的梦想
直到下一个,下一个十年。

喂,你该长大了吧。

#我真的长大了吗?
是什么东西自由心证。

很久以前我害怕努力,逃避责任。
我曾经以为我长大了,不会再怕了,不会再躲了。
但是当她压低眼镜,从眼睛上面注视着我,用装作低沉苍老的声音喊我的名字。我才意识到,我从来没有长大过。
我知道那不过是个玩笑,
我还是逃了,落荒而逃。
我怕我不逃,我会当着她的面哭出来。
虽然狼狈的喊着“我想歇会”冲进屋锁门也没有好多少就是了。
但我没有理会。
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想管。
我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下。
我的内心完全是绝望的。
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
我以为自己已经走出来了。
成熟了,成长了,不会再受过往影响了。
可是那句话落入耳中,我的整个世界都在颤抖。
我的心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。
没有自由,没有选择,没有努力,没有尝试。
我努力的时候,那个人就那样死死地盯着我。
那双眼睛里倒映出我稚嫩的脸庞,
仿佛无声的告诉我:放弃吧,听我的。
我每一次鼓起勇气去尝试,都能听到那个人的声音。
那个声音苍老,洪亮,却又那么虚无缥缈。飘渺到仿佛能从世界的任何方位传来,一遍一遍的重复我的名字,一遍一遍的告诉我“你不行,你没做到,你没办法做到。”
那个人的身影就那么挡在我面前,
黑色的瞳孔吸收了世界的一切色彩,
只留下倒映的黑白双色。
我以为我现在长大了,
看不到那个眼神了,
听不到那个声音了,
碰不到那个身影了。
我以为我早就离开了,
离开那个倒映出的黑白世界,
能看到多姿多彩的世界了。
可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打碎了那些“以为”。
我从来没有走出来过,从来没有长大过。
那些我以为的璀璨,不过是我的自我麻痹。
我还是畏惧责任,
还是不愿承担,
还是害怕改变。
我不要这样。
我不想这样。
我想努力去为自己争取。
喜欢就去做,
想要就去说,
压力就去面对,
责任就去承担。
我想,这一次我能拿出点勇气。
向着那扇通向光明的门,
一步一步的走下去。
我想,是时候试着长大了。

黄少,生日快乐!

黄少天,
全联盟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。
剑圣夜雨声烦的操作者。
蓝雨的当家选手。
职业圈知名话痨。
逼联盟修改规则的男人(不是
生日快乐。
新的一年,记得少说点话(不可能
夜雨声烦,剑定天下!

愿震区人民平安。
希望狂刷地震云的也能顺便祈个福。

今天下午,和同学说班里的一个男生可能会孤单一生。为了方便,我们姑且称他为F。很显然我们这么说,F必然不信。很可以理解,因为如果有人这么说我,我也不信。

但是F问我为什么,我却很难说明白。他其实是个很好的人,关心同学,成绩还行。可就是有一点不好:不解风情。

不要误会,这里我说不解风情,无关风月。只是表达F缺乏一点吸引女孩子的气质。如果一定要解释明白,可以说是他不太会说话。

就像很多人曾说过的那样,会说话是很重要的。无论你的动机是多么的善良和美好,只要你不会表达,都没有用。就比如说,少喝咖啡,少喝可乐。

让F来表达,他会认真的阐述这两种饮料之中的有害成分,上瘾对人体的危害,熬夜会长不高等等。我知道这是为我好,但是,无论我怎么努力,我也很难认真的去听,去接受这个意见。因为就算我清楚这是关心,F也用的是我早就知道的原理来解释。现在这没有用,所以将来也不会有用。

说到这,就不得不提另一位男同学L。他……喜欢装妹子,会打wota艺,上课睡觉,不爱学习,总之找不出什么让人印象好的地方。但他很会说话。看我喝咖啡,他也会说我别喝了。但我要是真的解释了,说我被迫熬夜了,L也就能闭嘴,很自然的就不提这事了。事后,L再劝我不要熬夜。说不行的话晚上可以找他聊聊天。这我多不好意思拒绝,后来也就不怎么喝咖啡了。

好吧,我承认,这有点像那个“绿茶婊和女汉子你选哪个”的情况。的确女汉子会让人觉得舒服,但是绿茶却给人一种很戳心的感觉——即使发现她绿茶,也很少有人指责。因为她们会做人。

人的心就是这么有趣。它欢迎说实话的人,却拒绝直白的人。

不知道是诚实好呢,还是识时务好呢?

我其实想做后者。

真的。

因为那样我就能把对别人的关心表达出来,也能把对别人的厌烦掩藏起来。那样我就能做一个更好的人,也能遇见更好的别人。

我想去学着,做个女孩子,不是女汉子。

我一直很好奇。
被自己不喜欢或者只是当朋友的男生表白怎么办。
答应?那显然不太对劲。
不答应?那好像更不对劲……